本报记者 裘一佼 孙明姝

  通讯员 陈时忠 陈道亮

  梦想小镇,是什么?它是一个“镇”,就在杭州城西,它有两个村,一个是互联网村,一个是天使村;

  它的确“小”,“出生”不到一年,只有3平方公里;

  不过,它很“猛”。带上电脑就可以创业开公司,440多个互联网创业项目、4000多名创客在小镇驻扎,90家金融机构落户,集聚资本320亿元,创业项目融资额13亿元。

  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之后,之江大地创业创新风起云涌。从今年3月28日开园至今,小镇的生长速度令人惊叹。作为浙江100个特色小镇首批试验田之一,它把创意梦想孵化成商业项目,吸引着全国甚至全球创业青年向这里集聚,成为新常态下浙江经济发展的新平台。

  这颗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的新星,身处“互联网+”、信息经济的浪潮中,愈发耀眼。因为在小镇里,有最充满激情和想像力的群体,有最充满活力和青春的群体,有最具备创业创新和冲刺奔跑梦想的群体,这一群追梦者,正在刷新创富传奇。

  我的梦想,不只是说说

  梦想,这是在梦想小镇里看到最多的字眼,但在小镇的日常生活里,更热门的,是另外一个词——创业。小镇里各种大小活动,不管是每月28日定期举行的创业先锋营选拔赛,还是每周一次的“粮仓三人行”,或是每天的创业培训、创意集市和论坛沙龙,主题无外乎围绕着如何把奇思妙想转化成创业项目展开。

  这样的氛围,已渗透在小镇的各个角落。就在邻近的2号楼,一进门就能看见近30位选拔赛获奖者的金色手印,当然,整整一面墙上,还给未来的获奖者留下了更大的空间。这些获奖者,除了拿到直接入驻小镇的“金钥匙”、20万元来自省政府“梦想基金”的投资,还能享受到最长三年的免租办公场地、最高100万元的风险池贷款、30万元商业贴息贷款等多项优惠政策。

  杭州讯点科技有限公司CEO茹方军就是第一批拿到“金钥匙”的创客,讯点,是国内最早进入3D打印的企业之一。这个高大帅气的“90后”男生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,他在梦想小镇生活工作的照片,登上了加拿大《金融观察报》(Financial Review)的头版。

  茹方军和他的团队研发的手持3D扫描仪,已经在医疗美容、汽车制造等领域使用,“比目前任何扫描仪更轻便、更便宜、更快,可以把人像、物体以及风景转换为三维格式的图形,并直接使用3D打印机打印,取代了传统的工业手工建模。”

  在楼道里,不知是哪个创业团队贴上了“你的梦想,是否只是说说而已”的标语,茹方军每次经过时,都以此来激励自己。他的梦想,是要让3D打印走向最日常的生活,公司即将建立大数据库,收集大量国内外三维图以供大家直接下载打印。“预计到明年,我们的销售额就可突破1亿元人民币。”茹方军很自信。

  茹方军说,在梦想小镇,这里万事俱备。他希望拎包办公,这里的装修和办公家具都已经搞定;他需要完善的网络配套,这里就有“万兆进区域、千兆进楼宇、百兆到桌面、WiFi全覆盖”的网络配套;他不想跑部门办手续,小镇就打造O2O的服务平台,把政务服务搬到线上,政府来当“店小二”……

  “我的梦想背后,有那么强大的推力,我毫不犹豫地向前进。”茹方军说。

  小镇时间,撬动未来

  在梦想小镇,有一个“像风一样”的男子——唐永波,杭州美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,6月15日他带着13人创业团队入驻小镇,要做一个生活服务类的APP“空格”,还没上线便获得盈动资本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,上线60天就完成了1亿元的A轮融资,创造了杭州创业团队的融资纪录,目前团队人数已跃升到150多人。

  另外,还有一个“像水一样”的女子——项兰岚,杭州佳育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,工作室的落地窗前放着理疗床,雪白的床单上摆放着花瓣,在梦想小镇千奇百怪的创意中,她看准了最传统的健康市场,招来中医专业毕业的大学生,由有着40年行医经验的中医理疗名师倾力培训,并开发“壹康复”的APP平台,为亚健康及有特定症状的人群提供上门推拿理疗的标准化服务。如今,“壹康复”已获5000万元天使投资,因为切中居家康复市场的空白,在极短的时间内,已经有了200人左右的技术管理团队和超1000人的自主理疗师团队。唐永波说,“大家都在说我国经济最大的困扰就是产能过剩,但个人定制的生活服务却缺乏有效供给,这是传统生产方式的企业所难以满足的。在梦想小镇,恰恰有这样一群能够满足这一需求的潜在企业家。”

  这一批“潜在企业家”,雄心不小,他们要进军的领域,虽然目前看来尚属小众,但组合在一起,瞄准的是个性化、小批量的长尾消费市场空间,不经意间,或许就“生”出了一个新业态。

  于是,小镇时间,就由年轻的创客们来标注。这里已经没有白天和夜晚的区别,他们提供的服务,每时每刻都有用户在使用;这里也没有工作和休闲的分隔线,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,也不忘喝喝咖啡、玩玩滑板,或是办一场众筹的派对,或是夜跑小镇;这里更没有经验和年龄的限制,只要有梦想有创意愿意创业,那么,你就有可能撬动未来。

  众创空间,谁是下一个传奇

  在时尚新潮的梦想小镇,你也许不会想到,有12幢建筑,在10年前是用来储存粮食的粮仓,而且,小镇所在的余杭仓前街道,是有800年历史的“江南粮仓”。

  如今,粮仓变成了孵化创新项目的加速器,入驻在这里的创客,都笑称自己为“种子选手”。这般寓意,也表达了小镇最大的梦想——有更多的创意项目落地,就能为未来储备更强大的实力。

  大浪淘沙,创业公司既有红极一时的荣耀,也时刻面临如泡沫一般崩散的危险。享有“硅谷创业教父”美誉的知名投资人保罗·格雷厄姆曾在《究竟是什么拯救了硅谷的创业公司》一文中指出,创业公司要想摆脱失败的厄运就必须满足两个条件:第一,创业者要在那些创业氛围浓厚的地方创业;第二,要有遇到那些愿意为你提供创业帮助的人。

  在梦想小镇,以上两点已然不是问题。在目前已有的440多个项目中,一部分是通过创业先锋营选拔赛,更多的则是通过良仓、马达加加、湾西、极客创业营、第七空间等14个孵化平台,只要项目足够有创意、团队自身能打动创投,进驻小镇几乎是零门槛。

  华旦天使投资总经理、湾西加速器创始人张洁在业界是大名鼎鼎的创业“导师”,她每周都会抽一两天的时间来到小镇,给湾西加速器里20多家公司的CEO们做一对一的创业辅导和评估,“入驻小镇的天使投资人就像星探,随时准备把小镇里的好项目搞大、上市。”张洁说。

  “90后”邓建波的“青团社”就是张洁投资的项目之一。2013年初创的“青团社”是面对学生的免费兼职平台,虽然一度成为杭州最大的学生兼职平台,但不久就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。今年2月,“青团社”拿到华旦100万元天使轮融资,入驻梦想小镇后,推出了“云地推”服务,拿到了一笔千万元级别的融资,并把业务从杭州拓展到了广州、南京、武汉、沈阳等20个城市,11月销售额已达300万。

  “初创企业其实很孤单,做产品没有碰撞交流,没有人给予指导和意见,没有关注度,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但在梦想小镇,在整个热闹的创业氛围包围下,这一点根本无需担心。”邓建波说,在梦想小镇,小到减免水电、房租,大到辅导准确定位自己的产品、快速开拓商业渠道等,产生的效果就是大大缩短创业成功的时间。

  在梦想小镇的入口处,有一对五彩的翅膀,那是梦想小镇的地标。在邓建波看来,当梦想有了翅膀,就能飞到无垠的天空。

  这也是4000多名创客共同的心声。杭州未来科技城(海创园)管委会副主任赵喜凯告诉我们,小镇地处杭州未来科技城,但与海创园的“硬科技”海归创业不同,它聚集的是新时期的“草根创业”者。

  “我们要打造的就是一个巨型的众创空间、一个创业青年的社区、一个信息经济的新马达……当然,我们也不需要给小镇太多太明确的定义,因为小镇就是一次全新的探索,它应该由年轻人来定义。”赵喜凯说。

文字录入:黄晓    责任编辑:黄毅

上一篇:美国学者:习主席成功改变中美关系现状 合作打造新型互联网关系    下一篇:返回列表
扫描二维码把玉林电视网收进微信里,随时阅读玉林城事最新报道及吃喝玩乐搞笑八卦资讯。


 图片推荐